? 滇南钟秀――建水古城_红河旅游_和谐红河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旅游 >正文

滇南钟秀――建水古城

发布时间:2021/2/26 9:26:00

明月春风谁是主
高山流水几知音
―――朱家花园<蓄芳阁>联
万流奔腾,红河雄风!红河,是不是一条奔腾在红土大地上的红红的河流?
  当我踏上红河建水,这片广袤无垠的红土大地,我的心,仿佛池水,突然落进一块石子,瞬时激起心海之浪花,一朵朵在岁月之河中悠悠地荡漾开去。
  有没有这条红红的河流,红河, 你从此将奔腾在我的梦里,我的诗里。
一、苍烟落照:幕色朝阳楼  
  建水古城位于云南省南部、红河中游北岸、滇东高原南缘,面积3789平方公里。建水古称临安府,自元代以来,就是滇南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享有“滇南邹鲁”、“文献名邦”的美誉。建水县城有元、明、清各代古建筑近百处,古桥50余座,县城面积不大,以朝阳楼为城中心向四周辐射,城市布局新老交汇,显得有些杂乱无章。
  建水人民是朴素的,衣着不太亮丽;建水县城也没有高大宏伟的标治性建筑,整个县城的风格,呈现一种古朴的风韵。我们一大群人走在街上东逛西逛,东看西看,在同仁们散漫逛街的时候,喜欢体味历史民俗风情的我一个人来到了建水县城中心的朝阳楼。
  朝阳楼建成于明洪武22年(1389年)至今600余年,是建水历史悠久的主要标志之一,比天安门早建28年,又称小天安门。城原有四门,东叫迎晖门,南叫阜安门,西为清远门,北为永贞门。明末,西南北三楼毁于战火,仅存东城楼。朝阳楼风吹雨打600余年,经历了多次战乱的劫难大地震的考验,至今完好如初,有对联赞云――栋字薄云霄,雄踞南疆八百里;气势壮河岳,堪称滇府第一楼。
  近代,云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从滇南转移至滇中,百年滇南曾经的嵘峥,曾经的辉煌,只成追忆。
  幕色沉沉,幕色中的朝阳楼沉浸在一片祥和与宁静中,白日褚红色的城墙,在幕色中更显沉静。我点了一杯清茶,坐在高高的古城墙上慢慢地品味。我的身后,是现代文明与古朴风情交溶的朝阳茶楼,红灯高挂,神秘而艳丽;负责讲解茶道的服务员云鬓高挽,一身素色的清代衣裙,婷婷袅袅而来,暮色中,楼顶“雄镇东南”四个强健有力的大字依稀可见,骄傲地向来自八方的人们展示着建水历史上曾有的风华余韵。
幕色,愈来愈浓,无言独立,不知此时月满西楼否?
  静心品味这座文化古城,我如对知己,心绪宁静。
  楼下,有欢乐的民歌扬起,仿佛天外仙乐阵阵飘来,歌声清纯浑然,若天籁之音;曲调婉转悠扬,宛似林中百鸟欢歌。
  俯身,我欲找寻歌者,无边的幕色看不清楼下歌者在何方,脸上有些什么样的表情,也听不懂歌中所唱何意,但这歌,如此悦耳而悠扬!
  现代乐器的精典演绎,现代的歌者或激情放歌,或咏将风月,刻意营造着一个产生现代神化和奇迹的喧嚣而落寞的世界。这来自民间的清唱,天人合一,尽物以性,还原人类生命本质的朴素和明净,给这个浮躁的世界吹来丝丝清凉的理性清风。
夜幕如锦,我心如歌。
  夜,愈来愈浓,愈来愈深。
  很想,就这样,独坐朝阳楼,品一杯淡淡的清茶,聆听清冽浑然的民歌,永远浸淫在建水古城朴素的民风和历史的苍烟落照中。
倘有生命的画者,今夜,请为我泼墨吧,把简单明净的我永恒定格,我愿在朝阳楼的诗画中卑微地存在。
二、红楼遗梦:走进朱家花园
朱家花园是典型的清代民间建筑,是清光绪年间建水富绅朱成章、朱成藻和侄子朱朝琛、朱朝瑛等两代人历时三十年建成,房屋全系木结构建筑,雕工精细的门窗,尽显浙江东阳木雕之风格。园内主体建筑呈“纵三横四,三间六耳三间厅,一大天井附四小天井”,园林院落层进叠出,园林建筑屋角起翘,画栋雕栏,造型奇美,错落有致,曲径通幽,富贵而不失风雅。曾有诗赞:“建水朱家中将府,园林如画燕飞天;荣衰更盛昔王谢,华夏民居一大观”。
  如梦般,我轻轻走过,唯恐惊醒一个个尘封的遗梦。错落有致的精巧花木,曲径通幽的层层院落,整座园林尽显神秘与高贵。梅苑、兰苑,菊苑,花格木窗上的雕画依然生动。幽幽小轩窗,谁人在梳妆?想来多年前曾有纤丽娇美的朱家小姐倚窗静坐,对镜贴花环?
“一世浮沉花落去”!朱家花园正厅,这句主题解说词让人触目惊心。
  我长久站立在朱氏家族末代主人朱朝瑛的画像前,画像中的朱朝瑛,一身戎装,英气逼人,一幅对联表述了他的人生报负:为人莫负须眉,做事需凭肝胆!朱朝瑛的命运,随同中国几次国内革命战争,几沉几浮,荣华富贵,如烟云而来,如烟云而去!朱家的商号,当时遍布全国各省,包括香港,马来西亚,朱庭的巨额家产,在几次战乱中被国民政府抄为公有。在1927年(民国16年)龙云执掌滇政,招募绿林武装攻入个旧。朱朝瑛时任个(旧)蒙(自)守备司令官,命其侄朱映椿等严加防范,双方火拼七昼夜,死数百人,烧毁店铺上千间,酿成惨祸,朱朝瑛和他的侄子朱映椿被国民党政府追捕入狱,朱映椿后被处决,朱朝瑛本人也在穷困不堪和失意潦倒中忧愁死去,诺大的家族作鸟兽散,朱氏家族从此没落。一首署名为朱家女子写的流亡诗,凄凄切切记录了一个富贵小姐怆惶逃亡的悲切心情,字字血泪,读来让人不堪沉重!
  解放后,朱家花园被建水政府收为公产,曾作办公用,1989年云南省人民政府公布朱家花园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9年朱家花园列为“99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旅游精品景点,对朱家花园重新进行全面的修缮,修旧如旧,历经百年沧桑的朱家花园又焕发了勃勃生机。
  同为园林,因为当时所处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不同,朱家花园和江南园林风格迥异。朱家花园极力张扬的是财富,是烜赫,院落气度不凡,正门悬挂题有“中将第”的匾牌;院内处处雕栏玉琢,金碧辉煌;选材用料均是上乘,极尽奢华;而江南园林表现的则是一种质朴的文化内涵,外观毫不起眼,但层层递进,每深入一层,文化的底蕴便浓厚一层,宁静中有淡雅,质朴中更显自强,处处书香怡人。两种园林风格,映照的是两种社会大环境,这也许就是作为政治动乱年代的商人、武官的朱朝瑛和江南盛世时衣锦还乡退隐的文人官员气质和心境上的不同吧。
黄昏,夕阳如血。
  我静静坐在朱家花园前厅,坐在那株碧绿成荫的大榕树下,树叶静然轻垂,有风微微拂过我的脸庞,历史在那一刻静止。我的身后,九曲桥下有水无声地流走,我在无边幕色里坠入朱家花园浓浓的历史沧桑情韵中。
  一世浮沉花落去!朱家花园的主题解说词瞬间又浮上我的心头。我不知道,我的同事们在朱家花园中观望驻足时,是否有过和我一样凝重的沧桑感怀?我也不知道,曾经历经盛世繁华和没落潦倒的朱家后人,此时飘泊在天漄之哪一方?
那一刻,我想起和珅,中国古来今往最大的贪官,权倾一时后,在嘉庆帝时代入狱,家产全部被抄。狱中,和珅半夜醒来,溶溶的月光透过铁窗,一丝丝射在墙上,射在他的满头白发上……
  万般感怀中,前尘往事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和珅提笔写下了很凄凉的《狱中咏月诗》,我依稀记得其中的几句:富贵如浮云,繁华似烟尘,才华误人深……
  也许只在那一刻,曾经富贵齐天的和珅,在一切繁华成云烟后的冷清和寂廖中才感悟出:一个人营营求求,穷尽一生智慧所追求的,到头来只是亲情、友情和健康,如此简简单单的拥有而已。
历史让人沉重,历史又让人振奋,人生本无永恒,繁华,富贵,或是生命,都如落花,终会飘落,还是牢牢把握短促的今生,积极地活,精彩地活吧!
我喜欢建水,虽然落后,但文化的氛围很浓厚。朱家花园附近,藏龙卧虎,曾是清代历史上有名的状元之乡,文革中幸存的几间清代民宅,都是当时高中状元的学子的亲友聚资所建,依稀保留了当时的建筑风格,映照出“十年寒窗苦读书,一朝成名天下知”的莘莘学子们一心成就伟大事业、光宗耀祖的心态。
时间很紧,我没有机会去拜会建水古城很有名的孔庙,就留下一份遗憾,留待下次再去。
来源:
相关标签:

评论 0条评论

期待你的神评论~
剩余200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点击加载更多

    删除操作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
    删除
    取消